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涯归暮 红尘路 三千弱水隔薄雾

楼台明镜意踟蹰 轻点沙鸥多无助

 
 
 

日志

 
 
关于我

不是世界放弃我 是我放弃这个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缘落尘  

2008-09-01 00:05: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一个皇子的责任是什么?我不懂,是为了接手大好河山?好掌管世间万物?

不,我真的不懂,皇家是寂寞的,在这深深深深的宫中,表面的光鲜却越显得内心的寂寞,好累……

    于是,我逃出了这个寂寞的地方,即使流浪……

    “这……位……爷!!!!!”

   掏掏耳朵,哦哟这声音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啊,瞧瞧桌子上的茶杯都颤抖了。

  “小桃,要淑女,花样年华的干嘛天天跟个泼妇一样?看,脸上的粉掉啦。”

  “墨爷,老娘今天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我们这是飘香院!飘香院!不是驿站!您老住就住怎么着也要找个姑娘陪陪吧?您倒好,真把这儿当驿站了!出来进去的一个姑娘您都看不上!就算您给的银子多可外面怎么传的?说我们这儿的姑娘长得都不入眼!男人进去连看都不看!您让我的面子往哪儿搁啊?!我这生意还怎么么做啊!我红桃姐儿今天是实在看不过去了!”

   高八度,绝对的魔音入脑,只见周围五丈之内已无人烟。

  缓缓的站起来,噜了噜衣袖,慢腾腾的把一头长发简单随便的扎起来,拿起桌子上的扇子,展开,轻轻摇动了几下,这才转过头看着那个已经满脸青筋不耐烦的老鸨,扬起一抹轻笑。

  “正好,这儿我也住腻了,是该换个地方了,这些银子当作赔礼吧。”

   随手扔了叠银票,转身就走了出去如同刚来时,孑然一身。他没有回头,所以他没有看到后面有多少双黯然伤神的眼睛,他的俊逸一向让这里的姑娘们倾倒,可是谁都赢取不了他的心,他就似一阵风,轻飘飘的来,又了无痕迹的走,留下的只会是那些痴迷与黯然的眼神。

   红桃垂下了眼睛,她本无意把他赶走的。

   两月之前的那天晚上,是满月,这楼子建的好,中庭的上空正好能看到月亮升到最高处,那天红桃百无聊赖的坐在中庭的小楼阶子上,想着这么多年来的跌爬滚打总算是有了一座属于自己的楼,年仅三十,风韵尤存的她已经是这整个飘香院的老鸨了。

   楼的门是对着东的,红桃看着刚升起没多久的月出神,那人便就这么走了过来。一身儒衫,月白,手中握着未打开的扇子,含着笑,缓步走来。

   风,轻起,似是眷恋着那人般,带起了他的发丝,连颈后的发带都是月白的啊……

   好俊的人,红桃看着那人,他的一举手,一投足,一转头,一轻笑,似带着说不出的魔力,将人的目光给黏住。

   等红桃回过神,发现那人已然站在了她的面前了,淡雅的笑。

 这里,可有空房?

 有,红桃听见自己这么说着,带着他去最好的上房。

 然后是两个月的时间,这两个月他倒也经常出去,只是时间并不长,回来后便只呆在自己的房里,品酒,品茶。似是无事可干。

 他不找这里的姑娘,甚至连眼神都不在她们身上停留多久,他给的钱从来都不少的,他似乎没什么朋友……

 红桃知道自己一直在注意着他,这两月来一直一直的注意,他似是也知道却并不表示什么,依旧品着他的茶,看着窗外的嫩柳,偶尔会说上几句话,却往往只是看着窗外发呆而已。

    叹着气,红桃转过了身子,那种如风一般的人是留不住的……烟花场所哪是他能流连的地方呢。

    出了门,左右看了下街角,住了两个月了,对这里的环境竟然还没有熟悉。

   自嘲的笑笑,随便选了个方向拔腿就走。

   半个时辰后

   看着城门外的那颗老柳树,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身处皇宫都没迷路的他竟然在这偏远的小镇上……迷路了……

  也罢,跳上老柳树,他决定今天在这里看日出了。

  眼刚合上半刻不到就听见了离老柳树不远的那片林子传出了打斗的声音。

    本就不想管的,即使不想承认,皇族的冷情已在心里扎下了根,世事与己无关,便看都不会看一眼的。

    却偏偏打斗的声音越来越近,离自己一丈的时候,声音逐渐变小,直至无声。没事了吧?他心想,继续闭上眼享受着入夜的凉风。
    6月了啊,记得出宫的时候,也不过雪刚化了的。银子倒是不缺,作为个皇子哪能没有自己的势力,这么久了,也没个什么人的出来寻,看来是父皇的默许罢。
    想着事,身子是有点乏了,这老柳树的枝丫不少也够粗,睡一晚是不成问题了。就这么凑合着躺了下去。蓦地,一股气息接近,带着血的气息,冰冷。张开眼,他躺的那个树枝边沿站着个人。
 像是没重量般的,那枝丫并不粗他却站的牢牢的。
    低头,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慕扉的眼神无丝毫的变化,月白的衣,毫不介意的躺在野外的树上,看着自己的眼睛竟然带着些许的赞赏。赞赏?是的,赞赏。慕扉并没察觉自己哪点能让这个男人用这样的眼光看,刚才那场游刃有余的打斗他一直注意着这边,那被风吹起的发带与假寐的侧脸说明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在意自己这边的情形。
   微微皱起了眉,面前这个人一身玄衣,风中站着竟是这般的飘逸,被风吹得有点凌乱的发轻抚那细长的眼。好亮的一双眼!只是充满了扉气。手上的剑还滴着血,甚至有些还溅到了他的脸上。这男人,好冷。
   他在打量他,他也在打量他。竟无人说话。
  “慕扉。”
   他笑了,慕扉,这名字可真趁他现在的摸样。
  “墨夷酃”
   两个月了,他只告诉了他他的全名。
   当今太子微服出宫,独自一人,喜穿月白衣,皇子的名字是——墨夷酃。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他睁开眼,那人已经不在了。那冰冷的人在昨夜怕是没睡好吧,对着陌生人凭他的气势没有拔剑相向就算不错的了。
  跳下老柳树,找了条小溪随便的洗漱了一下,他开始想着该往那边走。北上吧,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塞外孤雁长河落日的景象呢。这个小镇与下一个离得并不远,官道上车水马龙,怕是今日有集市吧?
  有的时候,缘分就像是水,你想断了它,于是用手捂住,可当你累了想放开手的时候,你才发现水其实一直在从你的指缝溜走,然后你就发现,你根本就无计可施。
  看着床上熟睡的人,酃不止叹了一口气,任谁大晚上看到个满身是血的人爬窗户进来然后昏倒而自己又不忍心不照顾的情况都会叹气的吧。而且,还是个认识的人啊……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