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涯归暮 红尘路 三千弱水隔薄雾

楼台明镜意踟蹰 轻点沙鸥多无助

 
 
 

日志

 
 
关于我

不是世界放弃我 是我放弃这个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缘落尘4  

2008-10-02 20:53: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日,两人闲来无事也不着急去寻绝情谷,便又逛起了街来。路过昨日那家酒坊,酃倒是提了几分兴致想进去品杯酒。
  柳娘看着进来的人又是一阵发愣,想不到此二人竟会光顾自己的酒坊。便亲自上前招呼。
  可有什么好酒?
  有!爷您是想要我们这儿的招牌酒还是女儿红呢?既然问了起来,柳娘便又摆出了商家的口吻。
  女儿红?你且说说你们这儿都有些什么酒?
  那可多了去了,状元红啊、女儿红啊、花雕啊那是应有尽有,不过爷您可要尝尝我们这儿的招牌酒“清醉”。保准您下次还想来。
  柳娘的介绍让酃起了点兴趣,那就清醉吧,我倒要尝尝看这能当作招牌的酒呢。
  柳娘亲自吧酒放在了酃和慕扉的面前,酃低头去看酒,这酒似带着些翠色闻起来颇有些清香。
  白玉杯翠绿酒,素白的手轻轻把酒移到嘴边,杯沿与唇轻触,头微仰,带动发丝的轻摇,复又低下头,唇上已染了些许的荧光。这等如同一幅水墨画的景象让柳娘沉醉,整个酒坊似是了无声音,都注视着酃的动作。
  酒是好酒,如若不是喝的尽人皆知我想味道会更美。酃展开扇子,轻笑。
  柳娘顿觉脸上一片烧红,看看周围的人,各个的脸上都有些尴尬。
  慕扉也倒了一杯缓缓饮下,刚入唇,仿若青茗,淡至无味,饮入喉中,慢慢下滑接近至胸口轰得炸开,这才感觉到这酒的冽,不是烧刀子的如火,不是女儿红的香醇。
由清转纯再到浓,最后散于四肢百骸,仿若整个身子都舒坦了。
  好酒,慕扉又多饮了几杯。
  这位爷,这“清醉”后劲十足,怕得您不能这么饮啊!自己酿的酒自己清楚,柳娘忙上去劝慕扉的牛饮。
  无妨,有他在呢。撇了酃一眼,慕扉继续饮酒。
  哎呀,这么说我倒成了劳力了。毫不在意的笑,酃不在乎慕扉的说法。
  叹了口气,柳娘离去,怕是等他们醉了,才会后悔。莫要怪她没说。
  踉踉跄跄的扶着慕扉回房,酃庆幸自己仅喝了几口。仅几口就让酒量不差的他面色有些涨红更别说像慕扉那般牛饮,不醉才怪。
  真不曾想你竟如此的重。酃把慕扉放在了床上,喘了口气。明明看起来如此的精瘦,竟也是有些分量。
  本想就这么把他放着的,酃用手把散落在额头的散发抚向脑后,瞟了一眼床上的慕扉,却不禁被吸引。
  一身的玄色,凌乱散开的发,由于这一路的扶持衣裳的领口有了松动,露出了隐约可见的锁骨。细长的眸子闪着水光,迷蒙的眼神却不知是看向哪儿去。唇微张,酒液润湿的晶亮似是在吸引着人。
  伸出手,手指轻触,抹下一些酒液,将手指移至自己的唇边,伸出舌,轻舔。酃那总是玩世不恭的眼神露出了些许的认真。你,可知这是在引诱我?慕扉的眼神依旧迷离,看着酃,轻笑。全然没有平日的冷漠。
  酃走近床边,手一勾,放下床帘,遮住了二人的身影。
  坐在床边,弯下身子。气息近在耳边,带着清醉的香和那本身的清爽。酃居高临下的盯着,伸出手,解开一龙缠珠冠。霎时青丝四散,慕扉那原本清冷的脸便多了几分的柔弱。
  附上那人的后脑,轻轻抬起,缓缓的接近自己的唇,直至重合。轻吮,转而换成咬,复又把舌探入,撬开他的齿,进入,与含着清香的舌缠绵。
  慕扉没有主动迎合,却也不避开,仿若无知觉般,一味的只是享受。偶尔会发出些破碎的低吟。
  另一只手从他宽大的袖口伸入,渐渐的向上抚摸,直至到了肩头。然后转向他的颈,手指抵着下巴,轻抚他的颈,慢慢的加深这一吻。
  二人的发,纠缠到了一起,仿若本就是一体般,找不出间隙。一黑,一白,两个极端,黑中融合着白,白中参杂这黑。一样的缠缠绵绵,找不出源头。
  放开唇,继续往下吻,到了锁骨,轻吻着浅浅的凹槽。酃轻笑,你没醉。
  哦?你怎看得出?清冷的声音传出,那有什么醉意。
 不是看得出,而是触得到。醉了的人,心的跳动怎会如此平静。放开手,酃坐直了身子。
 慕扉也坐了起来,整理着凌乱的衣衫。倒是我的失策了。去拿酃放在一旁的冠,却被酃抢先一步拿走。
 为什么这么做?堂堂炽炎门主竟会也用起色诱。难得看到慕扉的皱眉,酃饶有兴趣的问。
 不满于酃的抢夺,慕扉瞪了他一眼。复而变得有些严肃。如果,我说我对你有兴趣呢?
 沉静,整个屋子一点动静都没有。蓦地酃爆发出一阵狂笑。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直到看到慕扉忍无可忍的手上的青筋,这才勉强忍住。
 你我都是男人,你却对我有兴趣?莫不是你有断袖之癖?
 若说起断袖分桃,谁比得上你们皇家的人。刚才你毫不计较的就吻上,怕是早就久经情场了吧。慕扉反口讽刺。
 哎~非也,我从来都是不爱江山爱美人,而面前有美人投怀送抱我当然笑纳咯。
 要说起美人,你也不差嘛。慕扉挑起酃的下巴,接近,近在咫尺的时候,停住不动。我感兴趣的,是你的身份。
 挥开慕扉的手,酃的眼神染了些怒意。你不是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么。
 除了当今太子,你有太多的未知面,这些,无一不引起我的兴趣呐。慕扉难得的气定神闲的笑,趁酃的不注意拿过了自己的冠,走下床扎起了头发。
 哦?如若我不想让你知道呢?酃依旧坐在床上,面上却全无了笑意。
 打个赌如何?
 什么赌。
 看谁先知道对方最真实的身份。
 赌注是什么?
 你,或我。
 好,一言为定。
 这天,二人打了赌;这天,二人的心开始有些近却又有些远;这天,二人彼此多了些防御却少了些疏离;这天,注定了二人以后必将在一起……
 时候不早了,我回房了,毕竟,要准备做好打赌的准备呐。酃挑衅的看了眼慕扉,转身走出去。
 刚回屋没多久门外便传来了小二的喊声。
 墨爷,有您的信。
 打开门,询问是谁送来的。那小二只说那人送来就走,连摸样都没怎的看清。
 打开信,看了片刻,酃便把信震成了碎片。
 东方绝!算你狠!
“五年前的那夜,吾爱可记否。吾可是日夜挂念辗转难眠。吾盼着吾爱早日寻至我处,再续前缘。”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