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涯归暮 红尘路 三千弱水隔薄雾

楼台明镜意踟蹰 轻点沙鸥多无助

 
 
 

日志

 
 
关于我

不是世界放弃我 是我放弃这个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缘落尘5  

2008-10-02 20:54: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少时期的酃并不久居宫中,作为皇子首先学好的便是保护自己。身为皇后的母亲怕他在宫中受委屈,便说通了皇帝允他出宫学武。这一学便是五年。
 酃拜的师傅虽说与皇家并无瓜葛,却只因受过皇家的恩惠而答应收酃为徒。那时年少的酃本就话不多,学艺更是师傅怎么教就怎么学,虽说天资聪颖能举一反三却并不娇纵。做师傅的对他更是青睐有嘉。
 酃儿,为师一生中不图名利却收了身为皇子的你为徒,为师虽不望你能逞强好胜但留得自保还是足矣。五年下来,为师已教无可教,望自珍重。切忌,戒骄戒躁,要知忍并非懦弱,亦非退让,而是等。等下次的反击,只有如此你便不会那么轻易就被拉下马了。
 看着师傅眼中的慈爱,介于青少时期的酃眸子里却印着决绝。
 师傅,徒儿明白。
 师傅,徒儿虽为皇子却并非无争强好胜之心。
 师傅,徒儿定会取得江山!
 回到皇宫,母后自是欣喜若狂,拉着酃的手,眼角含泪只说皇儿受苦了,皇儿回来就好。
 酃看着虽贵为国母却仍旧是思儿心切泪流满面的母亲,心中微酸,只说了句母后,让您挂念了。
 一声皇上驾到打断了母子温存。跪迎身为自己父亲的皇帝,低着头,酃心如止水,面无表情。
 陛下,皇儿回来了,五年了,哀家终于盼到了骨肉归来啊。皇后说着,泪又止不住的落。
 恩。威严的一声,短暂。似是亲生儿子五年的离别与他无关。
 酃抬起头,看着与自己有着八分相的父皇。墨夷冽。也不过刚过而立之年,俊逸的面容带着冰冷,身为皇主整日与朝政为伍,眉心必得多了抹川字。
 既然皇儿已经归来,朕今日便宣布,太子之位传于你,明日早朝随朕上朝,朕将公布于天下。依旧的面无表情,却说着惊天的话,仿若立一个太子不过是用一次膳那般简单。
 儿臣叩谢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看着母后惊喜若狂的脸,酃却出奇的平静。十六岁的酃早已学会了荣辱不惊。似是比皇帝更不在意太子之位。
 起来吧。墨夷冽的眼中终于闪过了丝赞赏,随即归于平静。
 朕为你觅得一辅佐大臣,传。
 臣东方绝见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
 酃眼中的东方绝深沉,从容,仿若看不透的雾,怎的都抓不住。皱了下眉,酃直觉得带了些许的防备。
 东方爱卿,朕赐你太子太傅之职,望爱卿能指导皇儿做个出色的君主。
 臣,遵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封六皇子墨夷酃为太子,东方绝为太子太傅。赐太子府一座,家眷数百黄金万两,钦此。
 朝廷上下顿起喧哗,谁能想到出宫五年方归的皇子第二日就被立为太子。惊异者有之,妒忌者有之,讨好者有之。酃看着堂下众生,面上虽无所动心中却掠过几抹蔑视。怕是其他皇子要看不过去了罢。倒好,刚归来自是有些微的不适应宫中的寂寞,多几项挑战未尝不可。只是那东方绝,面露微笑,依旧深藏不漏。
 搬入太子府自是又让母后落了好阵子的泪,虽舍不得,却不得不为之。雏凤要展翅,自是收也收不住的。
 太子,东方大人前来拜会。
 传。
 见了面自是免不了的几句千岁千岁千千岁。
 酃看了厌,便准了东方绝不用行此大礼。
 不知东方先生前来有何指教。
 轻笑声传出,东方绝一改往日的拘谨,蓦地似变了个人。太子是那人的徒弟。
 那说的那人自是自己的师傅了。
 那人,是一个对我非常重要的人。
 哦,这么说我还沾了点师傅的光咯?酃轻抿着茶水,神态自若。
 可以如此说。东方绝也自主的坐在了旁坐,真想知道,这五年能让他教无可教的爱徒有何过人之处呐。
 谢过,日后你自会明了。酃斜撇了眼做近自己的东方绝。
 有风过,酃端着茶水闪过突然的攻击,低头,转身,将茶杯放在桌上。抬头凝视着东方绝的过人之举却在又一波的攻击到来时忙于化解。这东方绝,竟是江湖人士么?怎的在朝中做了文官!
 有了些微的恼怒,酃急于反击,却被东方绝招招化解复又攻回。一阵天旋地转,酃已落入了东方绝的手中。身上的无力感使酃埋怨自己的大意,竟让他离近,在自己的茶中下了药。
 太子,虽躲过了攻击是好,可之前的防备却不过如此呐。东方绝轻笑,搂着酃的手却不见松开。
 眼中闪过一缕杀意,酃只是盯着上方的东方绝,似是连让他放手的话都忘了说。
 此等的容貌,落在男子身上可真是可惜。东方绝的眼里流露出几分惋惜。另一只手进而抚上了酃的唇,随即低头,将那进抿着的唇对上了自己的。
 若不张嘴,可就没得解药可吃哦。东方绝轻笑,玩味得看着死死不愿张嘴的酃。复又低下头,再次触碰那柔软的唇,勾出舌,轻佻的玩弄,似是不愿放开,直至酃的身子回复了些力气,他才在被咬掉舌头的瞬间,抽了出来。任着酃挣脱自己的怀抱,冷冷的吐出那句滚字,淫靡的舔了舔唇,含笑走了出去。
 如果那天酃没有忍住而下令杀了他,如果那天酃不是因为他是父皇派来的人而犹豫,如果那天酃不是因为根基不稳不得妄动所有的有利条件,那么就不会出现让酃恨他如髓的事情发生。
 
 后来的日子便又归于了平静,东方绝似乎遗忘了那天的逾越事件,做着尽忠职守的太子太傅。酃虽对他依旧起着戒心却碍于根基不稳而只得与之合作。直至两年后的一天。
 那时的酃依然建立了自己的人脉,并不完全信任东方绝使得他也暗中培养者自己的势力。东方绝似是毫无察觉依旧做着自己当作的事。
 那天,是酃十八岁的生日,既是太子的生辰怎能不门庭若市。忙于应酬来往的官员酃并无发觉身为太子得力大臣的东方绝并未到场。
 浮华过后,杯停箸顿。皇上的驾到虽让人始料未及却也在情理之中。太子府本就离皇宫不远,这一路上更是有禁卫军把守,自是连只苍蝇都飞入不进去的。
 酃看着自己的父皇与容光焕发的母后,自是免不了的行礼。依旧冷若冰霜的皇帝让身旁的太监宣了生辰贺礼便连杯酒都没喝的摆驾回宫了。
 是夜,众人皆醉,不论亲近自己的还是虚假奉承前来庆贺的,都或多或少的多了几分醉意。酃的头脑依旧清醒,走入中庭,望着天上的明月不知怎的便想起了自己的师傅。
 学艺的那几年每次的生辰都是师傅亲自下厨为自己做寿星面,虽说是自己的师傅,其实年纪到跟自己的父皇差别不大。酃自是把他当作父亲般的敬重。酃的师傅性格内敛不骄不躁,或许也是这样的性格才能适应酃的少言寡语吧。
 可今日已是第二个没有师傅亲手做寿星面的生辰了。酃对着月怀念着师傅温柔的眼神,眸子里不禁有些朦胧。毕竟也不过刚过了十八,身为皇家的重担压得酃不得不如同自己的父皇一般用冷面掩盖自己的内心,也就在此时他才觉得父皇的劳累。
 生辰的大好日子却用来悲秋,这怕是常人难做到的罢。转头,正是东方绝。
 今日的东方绝脱下了官服,一身的华贵却也不过是江湖中人的打扮。
 可曾记得两年前我说过的话,你师父是我非常重要的人。
 眉头轻皱,那又如何?
 轻笑,东方绝抬起眼,看入酃的眼中的竟是冰冷与嗜血。如若我说,他对我重要到让我杀了他呢?
 瞳孔紧缩,酃经产生了不好的预感。你到底是何人!不可原谅,竟然说杀了师傅!那个武艺几乎无人能及却很少涉足江湖的师傅,那个喜欢温柔的望着自己的师傅。
 我是何人?等你见过你师傅的留书自会明白,他竟是连反抗都没有的任我宰杀,呵,一代顶级高手竟被人轻松致死。东方绝玩味得笑,欣赏着酃越来越阴暗的脸。
 转身,酃决定亲自去证实而不理会那人的冷言冷语,却在走出去三步不到就被定在了原地。一双手,从背后搂住了他,温热的气息吐在耳边,今夜,我可不会这么容易就让你走开了。
 声音被制,酃只得看着东方绝旁若无人的打横抱着自己,纵身跃出了墙外。
 到了座小楼东方绝似是早就熟悉的把酃带入了厢房。这一路上竟一个人都无。
 躺在床上,看着解着自己衣带的手,酃感到一阵的恶心,但更多的是愤恨,恨着自己的无力,竟然落到了杀害自己师傅的仇人手里。
 衣服一件一件的被掀开,酃单薄却结实的胸膛露了出来,带着莹白。即使出师了酃还是从不放过练武的时辰,身子自是要结实些,五年虽大小伤不断却在师傅的精心调理下并无留下疤痕。
 东方绝看着床上的人,眼中带着迷醉,更多的却是玩味。乌黑的发早已散开,如同顶级宝石的双眼,虽闪着愤恨的光更多的却是无视。轻微起伏的胸膛,柔滑,不似武人的粗糙,介于青年与少年的躯体柔韧,虽是被自己制住了可却仿若能随时跳起来般的带着股力度。
 解开酃的某个穴道,虽不能动却已能发出声。轻笑的勾着他的一缕头发玩弄,东方俯下身子用唇覆上了酃胸前的樱红。
 你可知劫持太子是死罪。酃冷冷的吐着话,似乎在自己胸前的那个头颅并没有给自己带着太多的影响。
 含笑的轻咬了下茱萸,感到身下的人的气息有了些微的加速,这才气定神闲的抬起头。
 放心,明日,文武百官中便再无东方绝之人。
 无视这酃的怒意,东方绝似是自言自语。一动不动的不免少了些情调,说着伸出手往酃的嘴里喂了颗丹药便解了他的穴道。
 酃并没有立刻起身,那丹药既然能让东方绝放心的解开自己的穴位必是非同小可。自己的武功自是不差,却偏偏在东方绝面前显得那样的无力。酃虽恨,却不恼,想着师傅的话,酃忍下了拼死攻击的想法。
 身上的力气在消失,当酃感觉到的时候虽能动,却连抬个手都费了不少的力气。呼吸微喘,全身燥热。酃的怒意更是节节高涨。
 他竟给我喂媚药!
 想爬起,却终究还是倒在了床上。看着东方绝的靠近,酃禁不住的有些绝望。身为皇子的尊严竟遭到这般的侮辱,酃已无力愤恨任何人。
 当巨痛袭来之时,酃的眼中剩下的只是冰冷,甚者,连滴泪都无……
 第二日,清醒过来的酃身旁再无他人。缓步走出小楼,从不肆意下令的他再回到太子府的第一件事便是下令烧了那栋小楼。
 两日后,站在昔日与师傅习武的那片竹林,步入竹楼,薄薄的一层灰说明这里已无人居住。拿起桌子上那尘封已久的信,展开。
 爱徒墨夷酃亲启。
 酃儿
 是为师自己决定此事,本就无意牵挂世间,如若不是七年前你的到来或许为师早已化为一捧黄土。酃儿你的天资聪慧让为师也生起了爱才之心。五年来为师倾囊相授,便是希望你能继承了为师的武艺,好让为师不带着憾意离开。
 那东方绝是故人之子,为师一生中最大的错事便是害得他家破人亡,他来复仇本是应当。为师不愿任何人为为师报仇,酃儿,为师一去,望自珍重,本几日后便是你的生辰,长寿面为师是无法在为你做了,以后的路要靠自己。你是皇子,要忍人所不能忍,但也要处事果断,切莫专制。酃儿你的性情乖张冷漠,皇家如若无法让你适应便出了江湖看看,作为下任帝王不是只有坐稳位置就好,要知民心自是最重。
 为师一去并无挂念,只是五年来为师并未送过你任何东西,如今为师送你把折扇。这是为师一生中唯一爱过的人赠与为师的,今日留给你,如若想起为师,便观一观扇面,好让为师知道人世间还有人能记得为师。
 那扇本是把武器,武功的套路为师已记在纸上。
 酃儿,如若今生遇到能让你爱的刻骨铭心的人,切莫放弃。不要重蹈为师的覆辙。
 珍重
 愚师 观长卿
 泪,终还是眯了眼,五年的感情,使得酃早把观长卿当自己最重要的人看待。看着即使他毅然赴死却还留书给自己的心意,酃最终痛哭失声。什么冷漠乖张,什么皇子太子,他不过也是个人,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一个想念着师傅的孩子……
 回了太子府以后,酃似是变了一个人,不再冷漠,总是带着笑,却似乎再无任何人能激起他心中的波澜。脸虽笑,眼中却再难泛起感情。酃暗自发誓,他定要让东方绝付出代价,不管是自己还是自己的师傅。
 又过了五年,太子根基已稳,似是无事可做般,太子酃在皇帝的默许下出了京城,步入了江湖。
 然后,遇到了那冰冷的眸子,细长的眼同样的无过多的感情。却不管是慕扉还是酃心中都存下了一人。
 这江湖中,原来还真有值得重视的人么……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