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涯归暮 红尘路 三千弱水隔薄雾

楼台明镜意踟蹰 轻点沙鸥多无助

 
 
 

日志

 
 
关于我

不是世界放弃我 是我放弃这个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缘落尘6  

2008-10-02 20:55: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柳城外三十里本是绵延起伏的几座山,下柳城地处偏北,气候不免有些寒,虽是夏日却也颇得凉爽宜人。山谷中更是一番鸟语花香却无人敢问津,不为别的只因绝尘谷建立与此。
 绝尘谷常年不问世事,武林中再大的事也请不出谷中之人,仿若与世隔绝般独自享乐。
 朔风起,带着叶与叶耳鬓厮磨的轻响,隐有暗香传来,便是那山中的野花了。
 终于觅得了喜爱的带子,酃一头青丝总算是又扎了起来,在颈后松松垮垮的缠着凌乱的短发盖住了酃凝重的双眼。
 拿出怀里的信,复又看了一遍,转头对着白马上的那人。硬攻,或是智取。
 两者皆不可。酃闭眼轻笑,似是不愿让慕扉看到自己的眼神。怕是绝尘谷主早就备好了迎着咱们呢。
 慕扉便不再说话,周围忽的那么多气息凭他的功力早在刚出现的时候就察觉了。那么说只是觉得这一路上酃的行为颇为怪异,且不说只字不提,这路上二人倒是没少说话,偏得酃总顾左右而言他,话不多的慕扉便也无了性质专心赶路。
 低沉的轻笑,东方绝就这么蓦地出现在二人的马前。二位远道而来东方有失远迎。
 皱眉,不知怎的,这东方给慕扉一种城府莫测的感觉,虽说之前感觉有人接近却来的如此之快不禁让慕扉较起了二人的实力。这样的人怎的会在绝尘谷这一与世隔绝之地。近几年绝尘谷并未参与武林之事却偏偏那封信使得他不得不相信这绝尘谷也是颗毒瘤,如若信有假这东方也不会如此气定神闲的出门迎接,若是真,那此行必得十二分的提神。
 酃更是收起了轻笑,面目凝重的望着东方绝。五年了,他一如五年前的模样只是功夫倒又上了几层,若仅凭自己一人怕是拼死才能险胜。但,今日的他有慕扉通往,要说绝对相信慕扉那必是不肯能,如若二人联合那东方绝便一败涂地。隐的想起了与慕扉的赌约心中便踏实了几分。
 东方绝,五年了,本宫终是找到了你。冷冷的话,酃没有看到一旁慕扉的脸色。
 此二人认识?酃更是用起了太子的自称,怕得是有何冤债吧。慕扉并无甚在意。
 东方绝的脸上轻笑未散,望着依旧在马上的酃却显得气定神闲。东方绝,见过太子。仅是作了个揖,似是讽刺般的随即站直了身子。太子,五年前的那夜东方至今依旧记忆犹新呐。
 酃的面容仍是冷的,可握着缰绳的手却攥得死紧,似是要把那绳子拉断般得用力。闭眼,平静了下神智,酃居高临下的望着东方。半路拦截可是你绝尘谷的待客之道?
 倒是东方怠慢了,厢房早已准备好,请。让出身子,东方绝也从旁牵了匹马过来,骑上便带着二人去了谷中。
 在安排的厢房住下,东方并无怎的热情款待,似是消失了般没了踪迹。
 是夜,酃敲开了隔壁的房门。
 何事。慕扉眼神清亮尽无睡意。
 无事便不能登门叨扰?酃望着慕扉轻道。
 进来吧。
 给酃倒了杯茶水,慕扉继续擦着剑。三尺青锋闪着烁人的光彩,烛火摇曳下更是蒙了层蓝光。轻轻的把手中的酒倒上剑刃,复又擦拭清冽的酒气便布满了屋子。
 以酒洗剑,你这倒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酃握着茶杯轻笑,烛光辗转中带着明灭不明的暧昧。
 连眼都懒得抬,慕扉似是专心擦剑不理旁人。
 慕扉,与我比试。酃如此说着,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慕扉依旧擦着剑,直至擦到剑刃,剑上的光似是又亮了几分。左手放下白巾,右手闪电的刺了出去,就这么坐着,二人打了起来。
 白玉骨扇早已握在手,藏在扇骨中的刃也弹出。二人离得不远,手中的扇更是攻击的恰到好处。
 如若说酃的套路是风轻灵动,那么慕扉的便是如影无形,似实实虚,剑刃带出无数道光,根本无法分清哪个才是真正的刃,如若一个不小心便会被刺中要害。作为一个杀手慕扉的套路多是毙命,每一剑下去必是取人要害,偏得酃的套路与之差别不大同样是招招毙命。二人打起更是左突右刺左挡右拦谁都不让谁。
 片刻二人便站了起来,窜出了房门打到了屋外。
 剑是长的,比之酃的白骨扇攻击的距离颇大。若论其近身攻击自是比不过酃,于是二人施展轻功各自使出了自己的绝招似命拼命般得攻着对方的要害。
 酃的怪异慕扉早就看在了眼里,今日竟邀自己比试怕是想发泄,慕扉自认不是什么君子却不止怎的答应了酃的要求。无心深思心中的想法慕扉在酃又一波攻击攻来之前刺了出去。
 绝尘谷本就不是二人熟识的地界,打着打着便打出了住着的院子,一路打下来早不知身在何处。二人打得如火如荼不分彼此一片的刀光剑影,所到之处剑锋扫过残肢断叶枯草败花,本打理的好好的院子在二人的糟蹋下早看不出原有的景致,颇有几分没落。
 没来由的几分痛快,似是发泄殆尽般,酃停止了攻击。望着收剑入鞘的慕扉眼神带着几缕不为人知的深邃。
 慕扉,你可知这几年的压抑竟在与你比试的片刻消除了些?
 慕扉,你可知这绝尘谷如若不是你我便死都不会孤身前来。
 慕扉,你可知这么多年来无论是谁都无法让我敞开心胸。
 慕扉,其实我本就不想与你打什么赌。
 慕扉,你可否甘心属于我一人……
 酃说,慕扉,吹只箫吧。
 长念长,枯草敝荣光
 悲年岁,百花开尽百花香
 西风独,小楼浸酒眼迷茫
 回往事,撩起衣襟醉夕阳
 更年更月更事事,花开花落花悲凉
 轻风扬,转愁肠
 恨否怨否策马扬鞭脑后忘
 本是潇洒身 何苦添离殇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