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涯归暮 红尘路 三千弱水隔薄雾

楼台明镜意踟蹰 轻点沙鸥多无助

 
 
 

日志

 
 
关于我

不是世界放弃我 是我放弃这个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缘落尘7  

2008-10-02 20:55: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连几日,绝尘谷中仿若当二人是空气般的无人问津。酃与慕扉自是聪明人,既无人问起自当饮酒品茶或三五不时的比试,只当是觅得一处世外桃源。
 三尺,酃气定神闲的品着茶。
 重叠,慕扉同样气定神闲得品着酒。
 无边落木萧萧下,清风扫过再无依。
 本是同根生,何苦永相隔。
 一阵风吹过,两片叶从树上落下,不偏不倚正隔了三尺。
 我赢了。酃淡笑着夺过了慕扉的酒饮下。
 不过是仗着天时,怕是谁动了手脚也未尝得知。慕扉撇了酃一眼,复又拿过酒杯倒了酒进去。
 眉轻佻,酃饶有兴趣的看着慕扉。怎能看出我动了手脚。
 慕扉也不说话,走到树下,拿过那两片落叶中的一只,观着上面尽断的叶脉。轻笑,真不知这清风竟如此厉害,竟把落叶的脉都吹得尽断。
 酃不再说话,负气的拿过慕扉的酒壶给自己添了一杯。而自己的茶杯则闲置一旁不再问津。
 到此地已过十日,怎的那东方绝竟无任何动静。
 下柳城离此地并不远。
 必是绝尘谷掌握的地界。怕是你我二人拦截信使的消息他早就得知。
 如若,信使并非一人呢。
 握着酒杯的手顿了一下,酃抬头,望着依旧站在树下的慕扉。沉思片刻,将酒饮下,随即站起身子。
 那就要亲自探查一番方可得知咯。
 落日黄昏的殷红洒落二人身上,黑衣白衣都平添了几丝光晕。似梦幻般,清风浮动,二人的发丝略起,蓦地添了几分仙气,仿若随时都能隐去痕迹。
 毕竟是他人的地界,需谨慎小心。
 我自是晓得。酃展开扇子,望着扇面上的那幅江山图。面色又冷了下去。
 除了谷中的绝尘殿,其余皆都摸得熟了,今日便去探查吧。
 也好。
 是夜,二人复又做起了梁上君子,沿着绝尘谷的房顶一间一间的摸索。
 可知东方绝的住处。慕扉问起,却瞧见酃的面色蓦地一白,手中紧紧地握住了白骨扇。
 不知,查查看吧。酃稳了稳情绪。努力的不让自己想起五年前的那事。
 点了点头,慕扉转过身子。既然酃不想让他知道他与东方绝的事他也不便过问。
 慕扉虽是炽炎门的门主,黑道白道的人自是杀了不少。本就处于两面不是人的境地,如若这时再掀起风浪,怕是矛头都要指向炽炎门。虽然慕扉现在门主的地位随时不保,可该进的责任还是免不了。想着这次出炽炎门也有几月了,怕是群龙无首更会闹的不可开交。无奈的叹气,慕扉想着此次事件过后还是回去吧,虽说炽炎门主可有可无但既然在位就应尽到责任。然后,便辞了门主之位吧,多年的杀戮慕扉早就疲惫不堪。
 二人各有心事,在房顶上也不见动静,蓦地听到下方有说话的声音,低头看去,竟是东方绝。
 他站在院中,向着下人吩咐着事,面容略带了些凝重,似是没有发觉上方的二人。
 凝神细听,也不过是些琐事,最重要的大概便是近来谷里多了一拨人,要好生招待。
 说的自然不是酃和慕扉,二人对望一眼,看来这信使果然不只一人。
 吩咐完事的东方转头似是无意识的瞟过屋顶,轻笑数声,走入屋中。显然,二人的举动早已尽收眼底。看来是有十足的信心对付二人。
 二人无了兴致,跳过几个屋顶落了下去。
 看来绝尘谷是有了准备了。慕扉望着酃的背影。
 恩,你我二人已在此地逗留数日却无人问津,看来那东方绝必是有十足的把握对付你我二人,不如先离了绝尘谷再从长计议。酃转过头,眼中带着些许的认真。
 也好,不过你我二人皆无处可去,离了谷又当去向何方。
 我倒是有一处,不知炽炎门主可否随去。
 你是说,炽炎们么。
 然。酃笑了,既然门主被追杀,如若现在回去,怕是又有一番风浪,这绝尘谷的密谋暂时还够不成威胁,不如先平了你炽炎门,岂不多了一个助手。
 心里震了一下,慕扉不得不说,酃的这番话说到了他的心里。
 那,便走吧。
 二人连夜除了绝尘谷,一路上竟无人阻拦,东方绝怎可能不知二人的行踪,这一阻拦怕是欲擒故纵。酃心里明白,他与东方绝的仇必要报的,只是不能给予片刻。师傅的话已然在耳边响起。
 要知忍并非懦弱,亦非退让,而是等,等下次的反击。
 东方绝,本宫迟早要让你付出代价!
 
 谷主。
 二人走了。
 是。
 好,密切注视二人的行动,切勿打草惊蛇。
 属下明白。
 东方绝把玩着手上的东西,一面小玉佛,一如五年前的温润,这是从酃的颈上取下的,对酃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一样东西,却让东方绝拿走了五年。无奈的轻笑,东方绝将玉佛放在了锦盒里。
 不是要找我复仇么?那我就等着你,只是,万万不可让我失望啊,我的酃。五年了,我等的够久了。
 夜风拂面,酃与慕扉施展轻功赶路,望尽快到达炽炎门。微凉的风吹着他的发,心中虽说没有愤怒与不甘却始终忘记不了师傅的那封信。心甘情愿被杀么,为何,这东方绝为何能让师傅做出这等事来。不解,深刻的不解如同梦魇般缠着酃,但不论如何,东方绝对自己的做法让酃恨他如髓,东方绝你比当死于我的剑下!
 自从来到绝尘谷,酃的变化始终被慕扉看在眼里,不闻不问并不代表不看。不难看出酃对东方绝的仇恨,虽说原因慕扉不知,但就是不愿放酃一人去对付他。可是心疼?慕扉自问,却不知。本二人就是因寂寞走到一起的,一路上这般的惺惺相惜,慕扉对酃的态度也发生着变化,竟到了不忍心看酃难过的境地了么。自嘲般的笑,慕扉决定先不管心中的想法,以后的事还很多,以后二人是否能一直同行也未尝得知,那倒不如今朝有酒一番。来日方长,在此事没有解决之前怕是二人不会分道扬镳了。也好,微微的闭上了眼,似是被风吹的,却掩过了慕扉眼中的那抹情绪,便就这样相处也好……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