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涯归暮 红尘路 三千弱水隔薄雾

楼台明镜意踟蹰 轻点沙鸥多无助

 
 
 

日志

 
 
关于我

不是世界放弃我 是我放弃这个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缘落尘8  

2008-10-03 04:19: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谢明清今日起了个大早,望着打点干净的院子一丝满足的笑挂在面上。虽说开了这家旅店足有数个年头了,虽小却是他一文一文的攒起来的钱开的,多年的经营下来颇有了几分声誉。整个小镇只要是来个外客均是投宿到他家的店,年过半百他已经有了想把店面让给女儿打点自己安享晚年的年头了。偏得近日来女儿看上了镇南头米店的儿子,热乎劲儿让谢明清不得不重操旧业暂时接管。
 木门打开的声响让他回过了头,看着从内出来的白衣公子立马满脸堆笑的上前招呼。
“墨爷,您起啦,昨日睡得可好?咱这镇子就数我这儿的床睡得踏实,可别看是旧床厚厚的褥子垫着软和着呢。夜里凉睡那上面多称心啊。”
 望着老人的唠叨,酃的面上始终挂着笑,一个老人开店不容易虽说啰嗦却无处不存在着关心。有几年无人这么挂着自己了,这太子的位置岂有那么好做,阿谀奉承早就听的耳朵生茧,这般的乡土人情才是酃想要的啊。
 望着时候不早了,谢明清念念叨叨的走远去准备早膳,还记得他与那黑衣公子来的那日,全镇子轰动哇,这么偏远的小镇能迎来这二位一看就不凡的公子各个都跟自己家过节似的一个劲儿的往他馆子里钻,巴不得多看几眼。谢明清怕那二位公子急眼,连哄带赶的撵出了几波的人。再看那黑衣公子面如冰玉丝毫未动声色,白衣那公子倒是满面春风笑得各家的姑娘们都脸红的紧。
“都是粗人家的闺女,让二位爷见笑了。”谢明清赶紧打哈哈。
 无妨,可有上房?帮我二人准备两间吧。酃掏出银子递给谢明清。
“这,这太大了,老头子我找不开啊!”谢明清何时见过那么大的银子,偏得人生的老实,怕找不开银子二位公子急,赶紧的说。
 我二人可能要多留个几日,老人家您就收了当定金吧。酃对那点银子本就看的不重,笑着让谢明清带他去上房。
 谢明清是个老实人,既是收了银子便立马张罗着上房,换上新的褥子被子,生怕二人住不惯。
  今日是二人在这儿的第三天,平日里二人连店门都不出,整日的在院子里要么对弈要么品酒,好不自在。谢明清不爱探人私事,看着二人整日的也无事可干自是任由他们去,还专门把正腻着的女儿拽回家为二人做菜。
 谢明清就这一个女儿谢雅思,刚开始还老大不情愿的回来,看到那二人眼都直了,谢明清拍了她几下她才回过神,赶紧捂着红透的脸给二人热茶去了。谢明清看着心里乐和,哪怕是整日甜蜜的人都禁不住那二人啊,复又叹了口气,那二人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怎是他能攀比得起的,也就看看便罢了。
 “墨爷,慕爷,您的茶。”谢雅思红着脸给二人端茶,酃笑着谢过,她的脸立马就透的跟李子似的赶紧跑远。
 慕扉瞟了酃一眼,放下颗黑子。祸害。
 挑眉,酃随即就放下白子。这儿可有半数的人是冲着你来的。然后便笑着拿走了两颗被慕扉略过的黑子。
 眼角抽了下,慕扉大感大意,竟着了酃的道。怕是不知谁整日的满面春风惹桃花。
 哎,倒也不知是谁整日的面若死鱼伤了姑娘的心呐。
 咳,你的嘴倒是越来越利了。慕扉呛了口茶瞪了酃一眼。
 正所谓,日久见人心。酃气定神闲的扇这扇子,轻巧的转身躲过慕扉倾来的茶水。片刻,二人又打的不可开交。
 叹口气,谢明清赶紧拿着扫帚进了堂屋,这情景几天下来他早就习惯了,二人动不动的开打虽说不见毁坏什么东西可光看那刀光剑影就让谢明清一阵的发憷。怕不急得赶紧躲出院子。二人看着也老大不小了怎的这般的孩子气,虽说看不懂功夫,单看二人飞上飞下便知那功夫必然是了得,莫不是江湖中的什么大侠了吧。谢明清拿着抹布抹着柜台,刚抬头便看到有人进入,待看清是谁便身子抖得如同筛糠。
 “县,县太爷……您大驾光临,小的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啊……”
 “哎~话不能这么说。”那县令看起来四十出头,惦着大肚子随便的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说不定过几日我还得尊称您为岳父了那。”
 谢明清心里一惊,赶紧抬头,“不,不知县太爷您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不过是前几日逛庙会看上了你家的闺女,想讨个小妾,不知谢老可否同意?”那县令说的是理所当然,大热天的拿着块白巾不住的擦着汗。
 “不可啊!县太爷!小的就那么一个闺女!还望着他继承了小的的店啊!”谢明清吓得立马跪了下去。
 “你是不拿本县令的话当话了!来人呐!给我拿下这逆贼!”县令见软的不行便叫上了人手,另吩咐着去找那谢雅思。
 谢明清吓得直喊冤枉,不住的往后退。望着前方的凶神恶煞只觉自己这条老命算是完了,吓得眼都不敢睁。却只听几声痛叫想起,随即便传出了人落地的声响。
 我是不知这王法之中还有明着抢亲陷害诬陷的。酃摇着扇子走进堂屋。
 “你是谁!王法?这儿地界本县令说的便是王法!谁能奈我何!”那县令见有人阻挠多了分警惕。
 我是谁自是不重要,怕得王全福王县令你强抢民女贪赃枉法的行迹抖露出来虽不说人头落地怎的也会小命难保啊。
 “你……你到底是谁!切勿随便的诬赖!”那县令急了,自己刚来,连名字都没告诉那人便知道,恐怕早就了解自己了。如若真把自己的贪赃枉法抖露出去怕是真的性命难保。脸上的汗更多了,白布巾都湿透了。
 酃凑上前,贴着那县令的耳边请说了几句,便见那县令吓得从椅子上摔了下去。脸上的汗更是流的如同小溪,却顾不得擦了,望着酃的眼神竟带着深刻的怕意。
 本宫今日绕你,望好自为之。酃说着转身走过众人,叫人把那几个倒地的人带走吧,大白日的别误了人做生意。
 却见那县令连滚带爬的冲出门去,轿子都不顾了惦着大肚子跑远了。
 慕扉皱着眉看着回来的人,你告诉了他你的身份?何时这么好心,竟主动帮人解围。
 非也,身份岂能随便告诉他人,不过是编个谎话吓吓他。帮人倒是说不上,毕竟在人家的店里投宿总望着能住的安稳。
 怕是没有那么简单吧。慕扉并不相信他的话,酃何时也不是那种热心肠的人。
 知我者慕扉也,那县令的上头便是某位朝中大臣。
 哦,可是与你作对的咯。慕扉失了兴致,复又坐了回去,品着以凉的茶。可是肖丞相。
 一惊,酃转头看着慕扉,真不曾想你以连那幕后主使都猜准了。
 非也,慕扉学着酃的话,轻笑。别忘了你我二人的赌约,我可是颇费了番力气啊。
 望着慕扉云淡风清的笑,酃倒是讶然了。相处了这么久,头次见到慕扉真正的笑,虽说淡的几无痕迹,却偏偏与上次的醉酒不同。带着洒脱,使那终日冷着的脸平添了几抹温柔,配着如云的黑发,忒得添了抹魅惑。
 酃就这么走了过去,在慕扉微带着疑惑的目光中吻了上去。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